光影流轉的五十年 | 看大師如何結合藝術與商業— “藤忠雄展·引領”后小記

1231941年出生的安藤忠雄,現今已至耄耋之年。無論是保利大劇院還是明珠美術館,來自這位半路出家的建筑師的作品,只會越來越少了。1

 

對于這位老人的建筑作品,最好的評價莫過“含而不露”:嚴格遵循幾何構圖的外觀,豐富而震撼的室內空間,克制的材料運用——大多為清水混凝土和天然木質,以及往往極佳的建筑選址——代表著豐沛的景觀資源。

2

3

(安藤薰衣草花田大佛)

 

所以安藤的建筑在一定程度上和旅游業結合的非常緊密。無論是近期大熱的「頭大仏殿」(Hill of the Buddha)(上圖),還是為茨木市旅游業奠定重要基石的光之教堂。

4

公司組織參觀明珠美術館,恰好是安藤本人在高齡為自己設計生涯所做的總結。參觀這位大師的作品展,很容易讓人思考:建筑與泛文化產業的意義到底是什么?建筑師在其中到底應該扮演什么樣的角色?如何權衡文化產業的地域性格與建筑師/設計公司的風格?這篇文章正應運而生,唯有不斷思考才能產生更好的建筑服務。5

整個明珠美術館的前身,是爛尾十多年的虹橋購物樂園,它在 2010 年被新華發行集團盤下,后又引入紅星集團入股。2015 年時,新華發行集團和紅星地產邀請安藤忠雄建造一個關于閱讀和文化的藝術空間,賦予購物中心新的生命力。此時,安藤就提出了一個完全獨立于原有建筑的形態概念——卵。

6 7

安藤一向喜歡運用幾何體來進行象征和暗喻。自 1988 年日本「中之島都市巨蛋」項目開始,卵型空間已成為安藤設計中最重要的建筑隱喻手法之一。「卵」意味著新生,又代表著回歸,其內部空間往往自成一個小宇宙。這個設計最大的特色即由「卵」型空間連接起書店和美術館的構想。「卵」型既是不可或缺的功能擔當,同時又具有強烈的標志性。安藤忠雄曾說:“蛋的意象代表今后將有新生命誕生,就像爺爺抱著孫子一般,也像一只鳥在孵蛋。”

8

展覽共分為“光之歷程”、“思想之光”、“藝術之光”、“創作之光”、“光之閱讀”,五大板塊。導視牌和VI都設計的非常巧妙,無處不在的光之元素。9

在進門處就寫著這樣的話:“從1969年創立事務所至今,將近有50個年頭了。這些年,與其說自己是不斷挑戰到了今天,我更愿意說我是以自己的方式和,拼盡全力地活著。“10

而接下來的“思想之光”部分,更是用超大墻體記錄了這五十年來的建筑師生涯。1112

接下來是“藝術之光”展區,這部分主要以安藤忠雄在直島的七個項目為中心展開。在這個貫穿 30 年的藝術計劃中,安藤忠雄在直島創造了 Benesse House、地中美術館、李禹煥美術館、南寺、安藤忠雄博物館等一系列與環境共生的建筑,也讓這座昔日的工業之島由此變成了藝術之島。13

展區的中間是一座等比例縮放的直島模型,安藤的建筑模型放在其中,被光照亮,結合中間白墻上播放的直島視頻,以及位于一側的照片和設計手稿,能夠較為直觀地感受到直島上安藤忠雄的建筑魅力。

到了“創作之光”的展區,最吸引人眼球的就是1:10的美術館模型了。而墻地面上隨處可見的幾何圖形,讓你沉迷其中,不用分辨每一件展品,只需要品讀光線在建筑師手中的千變萬化,感受安藤的魅力。

「光的空間」的施工過程中,最為挑戰也最具有安藤忠雄建筑特質的就是對光的設計、清水混凝土的澆筑和「卵」型空間的營造。「光的空間」中,通過三角窗、線性光以及「卵」型結構整體的人工照明系統,將光以極其柔和溫潤的方式呈現。

14 15 16 17

最后一部分,是令人驚喜的書店——光之閱讀

這個由明珠美術館與新開張的新華書店共同構成了美術館+書店,被命名為“光的空間”。而其實“光的空間”本身就是展覽最大的展品。它讓觀展者在看完展品后還能,親身感受一個靈動,立體的建筑,藝術在書中,書里生藝術。

書店內部,有一段超長的混凝土樓梯,完全由安藤來指導施工,最后成為了超高品質的象征性建構,這里找到一些施工過程的照片:18 19 20 2122

整個項目完成度很高又富有魅力,從展覽到書店的貫穿,完成從建筑、文化到商業的引流。最難能可貴的是書店的內部設計,在細小局部保留建筑師的個人性格,在整體空間上形成統一語言,而在給顧客的直觀感受上(比如拍攝和空間體驗)又具有足夠的話題性,這些微妙的體驗卻都是在建筑師精心操縱下調和的結果,也只有不斷思考,建筑師才能更好的提供設計服務。22522623

 

 

<<上篇:
大象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