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間的遺產:卡洛斯卡帕作品賞析

4

“直線象征無限,曲線限制創造。而色彩則可以讓人哭泣。”——卡洛斯卡帕

1

盡管在建筑學外界很少聽說卡洛斯卡帕之名,與同時期的勒柯布西耶,路易斯康,弗蘭卡賴特或是阿爾瓦阿爾托相比,斯卡帕顯得小眾而低調,然而我相信每一個建筑師或是建筑學子在嘗試觸摸建筑美學這塊圣地的時候都不可避免的會與來自威尼斯的這位建筑大師相遇。他對于光線、色彩、材料的深刻理解和挖掘使得許多有幸欣賞其作品的觀眾都從內心激發出對于建筑的興趣。建筑界的畫家,或許,這是人們更鐘愛定位他的方式。

卡洛斯卡帕1906年生于威尼斯,童年在維琴察度過,在他十三歲時因為母親不幸過世,跟隨父親回到威尼斯生活并進入威尼斯美術學院開始了他的建筑生涯。從學院畢業后斯卡帕獲得了建筑教授的職位。在從事建筑設計的同時,他還從事景觀和花園設計,尤其青睞老建筑的改建和小型建筑景觀的創作。其大多數建成的作品都位于威尼斯,少量分布在加拿大、美國、沙特阿拉伯、法國和瑞士等地。他曾經指導過馬里奧博塔的畢業論文,在設計思想上也對安藤忠雄存在著不可忽視的影響。

1978年,斯卡帕在日本仙臺探訪的途中不慎從混凝土階梯上跌落重傷去世,隨后他被安葬在自己設計的Brion墓園中的室外一角,采用中世紀騎士風格用亞麻布包裹以立姿安葬。至此結束了他作為建筑師的一生并給后人留下了許多值得不斷挖掘的建筑藝術作品。磯崎新大師在談到斯卡帕不幸在仙臺逝世的時候認為他是在去探訪仙臺黃金之城的旅途中遭遇的意外,而這趟旅途也或多或少的暗示著斯卡帕的設計思想與日式設計風格中潛在的關聯。在斯卡帕的作品中,似乎也可以看出來自日本設計風格的影響。從更加深入的角度來看,在威尼斯和日本這兩個不同地域的設計理念中,殊途同歸地追溯出對于傳統手工藝的追求和對細節裝飾的執著。這種對于細節的追求,無疑在斯卡帕的建筑設計中毫無保留地展示了出來。

2 5

從建筑思想的傳承角度來看,斯卡帕的創作早期受到新藝術運動特別是維也納分離派的影響,并且由此進入了現代主義,而沒有經歷新古典主義這一歷史階段。這使得斯卡帕的設計作品具有其獨特的理念和表現。

新藝術運動時期的恩德爾說:“我們處在一種相互凝聚的新藝術的初期,這種藝術的形式沒有任何含義,也不代表任何東西,不恢復什么,而它卻能和音樂的調子一樣,深深地刺激我們的靈魂。”正如同這段話所描述的一樣,斯卡帕的作品顯得純粹和單純,沒有對于歷史的拷問和對于文脈的刻意追求,而只是單純的瞄準了構成與設計之美。這也使得他的作品相對于其他的現代主義設計大師的作品而言更像是繪畫:存在于三維空間中的繪畫。然而,斯卡帕自身對于時間痕跡的敏感性,和對于傳統手工藝的敏感性又從另一個意想不到的方面賦予了他的設計作品以根基,使得這些作品不會脫離它們深深植根的文脈,就像是斯卡帕其本人:被威尼斯的靈魂熏陶渲染出的設計師,他的作品也是扎根在威尼斯藝術的靈魂之中,反應它,也表現它。這種與生俱來的設計直覺,材料的藝術,具有時代自豪感的手工藝與現代生產過程碰撞所產生的作品,不是歷史作品,卻是歷史的延續,是歷史本身;不是藝術作品,卻是藝術的延續,是藝術本身。

另一方面,斯卡帕的設計思想在其職業生涯的前期受到賴特的自然主義思想影響。如賴特所說“石頭是我們這個星球上的基本材料,它受自然力的作用而不斷變化,石頭本身就是一種變化的形式。”在斯卡帕的眼中布滿歷史痕跡的地面石板比寶石更具有表現的張力,時間本身所帶來的厚重感,時間本身所帶來的豐富的層次感,反應在顏色,質感,紋理和無規則的多樣曲線中,這些都成為了他設計的關注點。但是,隨著他對建筑學的深入研究和個人設計思想的發展,斯卡帕的眼界顯然逐漸高于了賴特,不再滿足于他的理論,于是他轉向了路易斯康,并開始尋求更具有穿透力的表現方式,更加抽象,和富于人性化的思想表達。

3

即使在同時期的建筑師中廣泛的吸收理論觀點和建筑主張,斯卡帕的作品中更加令人印象深刻的仍是其深厚的個人特點和地域特色。威尼斯是一個非常具有感染力的城市,在那里的生活和學習對斯卡帕的職業生涯及建筑風格都產生了非常大的影響。相似的,斯卡帕的建筑也極具感染性,即使是從未身臨其境的人,單純地透過照片也很容易被作者拽入其中,無論是肌理,質感,或是細節都透露出層層遞進的魅力。這種“層”并非是空間的遞進,也不是時間的遞進,更不是色彩的遞進,這是一種復合的存在形式,在精神上給人豐富的歷史感和故事感,就像斯卡帕所說的:每一個有悠久歷史的房屋背后,都有一個有故事的村莊。這種沉重的歷史感就是斯卡帕的作品中所表現出最為吸引人的地方。通過在現代建筑中運用古老工藝的方法把新和舊有機的聯系起來。這種對于傳統工藝的重視,是許多現代建筑師所缺少的,也是斯卡帕作品中厚重的歷史感的重要源泉。

在斯卡帕的建筑作品中,有一種美妙又難以言喻的和諧的時間感,特別是在他的諸多古建筑改建項目之中,古老的工藝與現代的材料完美的結合在一起,有感染力的建筑語匯重新詮釋時間遺留下來的質感與痕跡。在這種關系中,新與舊即非笨拙的模仿,也不是張揚的劃清界限,而是充滿了生命力的延續,就像是在老枝條上開出新的花朵,和諧,并且優雅。這些優雅的設計作品之中,每個材料,每個色彩,每個角落和每個線條都是他關注的重點,難以想象一個建筑師在設計的過程中關注如此之多的細節,并使它們踩著旋律一同舞蹈,以至于建筑的細部已經超越了建筑的整體形態,成為了連續性的一幕幕話劇,使得關注者在建筑中行進,并非在欣賞一個形體,取而代之的是欣賞一系列的場景。

對于大多數的觀眾來說斯卡帕的建筑不存在功能和形式的權衡,因為在他的作品中功能和形式從來都不是主角,最重要的也是全部,那就是細節。而在對于細節的追求之外,斯卡帕的建筑同時優雅地為世人展示了對時間的理解,和對歲月的尊重。也許在看過他的建筑設計之后你仍然沒有看到“建筑”,但是,這并不影響這些建筑的美,也不影響它們存在的價值。這種美就像呼吸,生命與死亡共存,融入血液的流淌,匯入歷史的洪荒。

作品欣賞:

Brion墓園

6 7 8

Castelvecchio博物館

9 10 11

Querini Stampalia博物館

12 13

Possagno雕塑美術館

14 1516

 

——END——

Bibliography

Anne-Catrin, S. and Schultz, A.-C. (2007) Carlo Scarpa–Layers.2nd edn. Stuttgart: Edition Axel Menges GmbH.

Co, F.D. (1990) Carlo Scarpa, opera Completa. Italy:Mondadori Electa.

McCarter, R. (2013) Carlo Scarpa. Edited by Prof. Robert McCarter.United Kingdom: Phaidon Press.

Scarpa, C., Olsberg, N., Photographs, G.G. and Guidi, G. (1999) CarloScarpa, architect: Intervening with history. Edited by Mildred Friedman.Montre?al, Quebec: Canadian Centre For Architecture.

https://zh.wikipedia.org/wiki/


 

<<上篇:
下篇:>>
大象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