儒文化度假酒店案例分析——諸子百花谷度假酒店一期項目解讀

fengmianbaihuagu

一處山谷,即是一個酒店,看似樸實無華卻又不同凡響,它被定義為曲阜尼山旅游的首個引爆點,還未開業便引來諸多訪客的關注。項目通對對文化的回應、自然的把握、對風格的確定與市場的結合,希望在孔子的誕生地營造一個展現耕讀文化的體驗型酒店。?

筆者參與了無錫靈山集團開發的諸子百花谷度假酒店的規劃和一期建筑設計,在業主的統籌下,與策劃、設計、運維等單位的合作過程中,體會到一個體驗型文化度假產品在文化、景觀、風格和市場方面所需要的的研究和創新。


【弱化文化的文化】

項目所在的曲阜尼山是孔子的誕生地,尼山原名尼丘山,孔子父母“禱于尼丘得孔子”,所以孔子名丘字仲尼,后人避孔子諱稱為尼山。雖然地處孔子故里,但是不同于市區的孔廟、孔府、孔林所具有的濃重儒家文化,山谷除了自然資源之外沒有留下值得追溯的文化印跡。

那么作為尼山孔子休賢圣地的配套文化酒店,諸子百花谷酒店的文化是定位是什么?應該尋求怎樣的文化?如何讓文化與游客的休閑體驗方式結合在一起呢?

走訪了曲阜已建的儒文化項目,發現建筑對文化的植入手法是空間依據使用要求在材料使用及裝飾加入傳統中式元素,一般沒有從人們體驗文化的角度去設計。如何讓每一個人都能獲得文化帶來的體驗感?

在項目之初踏勘現場時曾發現谷地中仍有兩處民宅,有一對老夫婦居住,老人親切地招呼我們進去坐坐,說年紀大了離不開這里了。每一周會跟兒女去村里買一次東西。其他時間耕耕地,喝喝茶,享受谷地里一種清靜與自然,既樸實又生動。不免讓人想起既耕亦己種,時還讀我書的那種與世隔絕的村落生活,邊耕邊讀是自孔子時代就延續下來的儒家生活方式。與孔子誕生地的精神氣質所契合,也正是我們尋找的脫去繁文縟節回歸最原真的儒家治學的環境所在。不刻意去表達深厚的儒家文化的內容,而是表達一處環境,一種氣質。有意淡化文化的目的正是希望打造文化和生活的契合點。


【缺少景觀的景觀】

基地位于一處山谷之中,平平常常,一如尼山地區最普通的丘陵地帶的景象。巖石多,植被少,實在談不上有什么景觀資源,谷地因地勢落差在中間自然形成了匯水帶,但一年中大部分時間都沒有雨水,就像掌紋那樣在地塊中由北向南伸展形成谷底干涸的紋理。

沒有自然美景又希望把景觀作為酒店最大的特點,如何做成為規劃設計首要考慮的問題。

拙樸是唯一能提煉概括的景觀關鍵詞,拙樸的特點能否加以提升成為亮點呢?如何讓景觀反映出孔子故里拙樸的氣質?強調一種人與自然的對話,表達作為孔子的故里所隱含的氣質,成了我們首先要考慮的問題之一。

同時拙樸之中又要展現靈動,如同表現閃光于厚重的文化底蘊之中的古人智慧。在景觀中尋找靈動的元素成為景觀營造的又一個關鍵點。在基地的北端有一處圣母泉,結合泉眼和現有的匯水帶,將水隨著坡度逐步流至谷口,讓原來相對單調“缺少景觀”的景觀注入新的活力,提升了整體景觀的豐富性。沿水系展開水潭、瀑布、溪澗、水田等各類景觀,尤其在谷口處特意以水潭和水潭中的景觀樹,阻擋了在曲折道路上行進客人的視線,產生“復行數十步,豁然開朗的感覺。

景觀的規劃也決定了建筑的布局。谷中的建筑都自然地沿地形由北而南順水系展開,依山就勢布局相關功能用房,盡量保留原先景觀資源,使建筑成為環境中的配景。規劃結合場地的特征,分別設置酒店入口,大堂公共區,客房區;結合地勢高度的不同在客房區又分為山景客房區、水景客房區以及親景客房區;各個區域根據景觀視線的關系,進行錯落性的布置,使整體布局更加生動自然。

【擺脫風格的風格】

百花谷的建筑是儒家的建筑。儒家建筑需要用什么時代的風格來展現?是春秋,漢唐,還是明清?如果不采用嚴格的規制建筑,是否也能展現一種風格,體現一種文化?

百花谷酒店的建筑風格需創造一種與拙樸的自然相匹配的風格。項目團隊調研了周邊民間的空間布局,建筑元素,建筑材料等,從多個方面尋找風格的切入點。

花谷周邊村落多以院落為主,布局比較自由,院落間均有厚重的圍墻進行分格,有些院落中仍保留著早期的石頭磨坊等農作工具。由于當地石頭取材方便,因此有點年代的民居包括院墻多采用石材壘砌,局部有些采用底部石材上層泥墻的組合。在建筑的尺度,建筑材質,建筑細節的收集和整理中發現,當地的建筑多為硬山建筑,建筑外表樸實無華,除在山墻的頂部的“二龍抬頭”屋脊裝飾,在山墻通風窗采用裝飾磚外,整個建筑沒有過多的裝飾。

當地建筑并沒有太驚艷太鮮明的風格,可以說在農村普普通通。但正是這種中國北方常見的農田邊建筑卻是耕讀文化最好的風格載體。正是這種幾乎看不出年代感的風格反映的是樸實的傳承。


在項目設計中將建筑進行院落化的布局規劃,營造出大小不同的外部空間和庭院空間,形成其特有的組合布置形式。當住客走在曲徑通幽的道路中,視線在景觀中不斷變化,不經意間便引導來到自己的院落前,感受到一種不同于一般酒店的清幽與自在。同時房間布局采用與景觀對位的方式,每個客房均能擁有特有的窗景。同時客房單元中安排內向的院落,客人不僅能觀賞到由近及遠互相疊加形成豐富的酒店公共景觀,而且能獨享當地村落中的院落生活。


酒店建筑主要以一層和兩層為主,即使樓層不高,酒店建筑較之民舍體量還是大了不少,在谷地中會顯得非常醒目,無法與環境融合。因此設計不僅考慮建筑之間的空間層次,同時對建筑本身肌理也需要進行層次分析。項目周邊都是相對光禿的山丘,坡上均有大小不一的風化碎石,就地取材,讓建筑看似原本就生長在此,成為立面的主要語匯。建筑外墻分為上中下三個部分,底部采用谷地中的石材,中部用周邊村落常用的泥墻進行裝飾,上部屋頂沿用當地所特有的硬山形式,加以二龍抬頭的裝飾。如此的立面的處理,建筑在環境中不顯突兀,如同傳統村落綿延分布在谷地中。


除了布局和立面,建筑材料細部處理非常重要,會帶給人近尺度的感受。百花谷酒店建筑石材為本地的的石頭進行加工處理,材料搭接關系采用當地的壘砌方式,大小不一的石塊,經過表面的鑿毛打磨處理,按一定的次序進行排列組合,不僅形成了近似原始自然的肌理,而且滿足了新建筑建造的工藝要求;建筑泥墻部分用秸稈加毛面滾涂,用現代材料還原夯土質感;屋面的瓦是當地瓦廠的青筒瓦,打造原汁原味當地民居的感受。


每棟的山墻的通風口處,門口的標識系統,地面的鋪裝,門前的裝飾石等設計成系列文化圖案,每棟都不同,庭院中采用不同的鋪裝方式,室內裝飾也各有主題,形成房間與房間的差異性,希望每棟建筑都能給住客帶來深刻的印象。


【不講故事的故事】

? ?旅游度假是讓游客獲得不同平時生活的體驗。來了做什么?能否讓酒店環境講故事,讓游客樂于參與其中成為故事的主角是項目能否成功的關鍵。


在規劃設計之初就開展酒店的活動策劃,豐富的活動作為設計要求來指導規劃設計。未來的尼山是以儒家文化為主題的修賢旅游勝地,入住百花谷主題酒店的游客能感受哪些文化,聆聽哪些故事?策劃和設計團隊結合谷地與建筑特點,決定不去講孔子的故事而讓環境、建筑、室內來講述各自的故事。


“源頭的故事”基地的東北角有一泉眼,稱為圣母泉,據說孔子母親顏徵在曾經從泉水取水飲食。泉水清澈透明,涼中帶甘。因此結合圣母溪設置游亭,讓人駐足聆聽品味傳奇的故事。同時設有茶室,供客人品嘗孔子的故鄉水,儒家文化源頭之水。

“耕的故事”耕讀離不開耕,位于酒店南側的農田平時有村民耕種,規劃將其納入作為酒店的一部分,定期開放給酒店住客,讓其參與體驗農耕活動。農田各個區域各具主題和酒店各片區的客房相對應。

“讀的故事”谷地共有72間房,每間客房都放有專題性的儒家書卷,同時結合客房文化點的不同,安排與其主題相關的內容供住客閱覽品味。每套客房設有閱讀、寫字的區域,酒店公共區域也設有多個主題書齋。


住客在這里可耕可讀,品嘗著孔子故里的茶,過起儒家詩意的生活。住客的每一天精彩生活成了一種口口相傳的故事,酒店的體驗性和吸引力也就此大大的加強了。

 

【沒有市場的市場】

項目所在地離開曲阜市區有半小時車程,周邊都是農村,沒有成熟的高端的度假酒店產品;從項目綜合考慮,部分酒店用房需作為產權式酒店經營,目前周邊的高端物業市場幾乎為零。如何在完全看不到市場,找不到買家的條件下去創造市場,引領市場,帶來新的熱點?

?因此,產品如何贏得市場將是富有挑戰的創新嘗試。在無錫靈山集團的整合下,策劃、設計和經營團隊進行協同工作。首先規劃設計和文化專家合作判定符合市場的文化定位和戰略,通過將不同產品,不同文化理念的植入,酒店不再是傳統模式,而是一種文化載體;體驗的不再是住宿功能,而是一種生活方式。其次經營的定位不是傳統物業,而是一個兼具高端物業分時度假的復合產品。再者,產品需要和專業的商業團隊配合來控制運維與營銷,通過創新營銷模式,合適的價格策略,加上獨一無二的住客體驗,打造唯一性和創新性,開拓出全新的商業市場。

只有深入研究,不斷創新,精心打造才能孕育出真正的優秀旅游產品。百花谷酒店項目是一種嘗試——在缺乏景觀,“沒有”市場的地區,通過展現文化,創新風格,打造產品,繼而形成一種體驗型文化酒店的新模式。

- End -

<<上篇:
下篇:>>
大象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