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達佩斯之浮生六記

Budapest

匈牙利的首都布達佩斯,只是此次歐洲之行游歷的眾多名城中的一站,卻是最愛的城市。

關注布達佩斯,從電影《布達佩斯之戀》開始。電影中這個充滿了憂郁之美的中歐都市,確是一個讓人容易親近、樂于融入的地方,在這異域之地,我們獲得了許多“偷得浮生半日閑”的愉悅體驗,編成“六記”以供分享。

自由橋上的聲與色

如果沒有多瑙河,就沒有美麗的布達佩斯了。多瑙河穿越城市形成兩岸,一邊是布達,另一邊是佩斯。布達一邊,以城堡山為主體,山巒起伏,城市的大多數中世紀建筑都聚集在這里;而佩斯一側,一馬平川,多為巴洛克和現代風格的建筑,是城市的文化和商業中心。

兩岸之間的多瑙河上,橫亙了九座橋,我們對于布達佩斯的最初印象——鏈子橋(Chain Bridge)是其中最著名的一座。為了早一刻見到她,在酒店安頓好,我們就迫不及待奔向河邊。時近黃昏,紫色的彩云正渲染著金色的天空。我們登上綠橋(自由橋)、欣賞近處的白橋(伊莉莎白橋,即茜茜公主橋)和遠處著名的古銅色的鏈子橋。夜幕中,佩斯的城市脈絡在點點燈光的勾畫下逐漸清晰,布達一邊城堡山上的皇宮、教堂也亮起來,兩岸建筑在深色絲絨般天空的襯托下顯出水晶似的剔透。橋上明黃色有軌電車飛馳而過,劃出絢麗的線條,橋下玻璃觀光船上的紅色燭光星星點點……布達佩斯給予我們的最初印象是充盈著愉悅的色彩!“景色太美我不敢看”——《布拉格廣場》的歌詞,用在此時此景再合適不過了。

布達佩斯被譽為最安靜的首都,站在橋上的我們,此時卻被交織成一片的混響聲所包圍:近處鐺鐺的有軌電車穿梭而過,軌道連帶大橋一起晃動的聲音經久不息;遠處岸邊觀光游船陸續起航,發出此起彼伏的鳴笛聲;還有城堡山教堂的晚鐘和沿河酒吧的古典樂曲聲。這些聲音有些讓人感覺熱鬧,有些又異常安靜,交織成真真切切的布達佩斯的聲音。我們也應和著發出“咔嚓咔嚓”的聲音,那是佳能7D歡快的歌唱聲。

多瑙河的橋,是感受這座城市的最佳所在。兩側的布達與佩斯,一個高、一個低,一個古老、一個年輕。隨著腳底下奔騰不息的多瑙河水一起由近及遠將城市的時空展現在眼前,極目望去,心情也隨之開闊。

qiao

古董地下鐵里抓逃票

布達佩斯的市內交通主要靠地下鐵和軌道電車。雖然城市只有紅黃藍三條地鐵線,但乘坐依然有些難度。初到布達佩斯地下,我們首先遭遇到的是M3線。滿眼標識全是復雜難辨的匈牙利語(馬爾扎語),如果說在德、法、意的地鐵里對一些常用字還能認個大概,來到匈牙利立刻發現自己變成文盲。M3線顯得老舊,也不太整潔,運行時的搖晃和噪聲,即使身旁的人也聽不清對方講話,恍惚覺得穿越到二戰后的歐洲。

更沒想到的是M3線居然是三條地鐵線中最新的一條。三條線建成的間隔如三代人,其中爺爺輩的M1線也許是歐洲大陸最古老的地鐵,有著一百多年歷史,每天仍在正常運營的世界文化遺產地鐵線。這勾起了我們的好奇,迫不及待地前往一探究竟,當終于見到時依然出乎想象。M1線有著最短的車長,每列車只有兩節或三節;最小巧的車廂,僅六七排座位;站臺也是超迷你的,高度僅比頭頂高出不多。一百年來,M1線每日穿行在著名的安德拉希大街散步的人們的腳底下,和“兒子孫子”一起承擔著城市地下軌道交通的運營。M1埋深最淺,十分平易近人,乘客只需走下二、三十級臺階便可進到站臺。而M2和M3則費事得多,每次換乘深不見底自動扶梯去M2和M3站臺,都有下礦井的感覺(達40~60米),乘坐自動扶梯耗時頗久,足夠讓心急的上班族享用完他的早餐了。

乘坐M1線的的多是膚色各異、表情興奮的各國游客,感覺象是在迪斯尼坐觀光小火車,但乘客依然需足夠守規矩。一日,我們搭乘M1線,一路上與一隊講著英文的外國游客擠在車廂中,下車時,他們卻被一對檢票員攔下查票,這群人頓時傻眼。這些坐“霸王車”的家伙不服氣,辯解說自己是游客不懂怎樣買票以示無辜,并順便把身旁的我們也拖下水,企圖構成“法不責眾”的事實。等我們從容淡定地掏出車票,立刻成為明事理守規矩的“標桿”,被驗票員用馬扎爾語夸了幾遍,就這樣,在十幾雙“羨慕嫉妒恨”的目光中,我們昂首出站,情不自禁更愛布達佩斯的地鐵了。其實,在站廳層都有人工和售票機,為更優惠,還可買到十張一疊的本票,進站前撕下一張在自動檢票盒子STAMP一下,票被打上進站時間,就可以上車了。

ditie

溫泉水里的天堂生活

匈牙利是歐洲溫泉資源最豐富的國家,布達佩斯也是世界上擁有溫泉最多的首都,溫泉池是普通市民的樂園,也是藝術家、作家、政治家、貴族的社交中心。

依據Lonely Planet建議,一天的幸福生活應該從泡溫泉開始,我們決定入鄉隨俗。著名的蓋勒特酒店溫泉泳池,距離我們的酒店非常近,我們只需帶上泳衣、步行穿過綠橋就到了。先在蓋勒特酒店樓下喝過一杯美美的咖啡,帶著一身香氣和滿足步入浴場。忽然想到中國揚州人早晨肉包湯(喝茶),下午湯包肉(洗澡)的傳統,看來東、西方人享受生活的方式也很相似。

在布達佩斯五處著名的溫泉中,蓋勒特(Gellert Furdo)既不是最大、也不是最古老,她的著名是因為建筑——溫泉泳池建在一棟十九世紀、富麗堂皇的大宮殿里。進門購票,穿過幾進殿堂,來到更衣大廳,發現更衣室分女用、男用,及男女合用的。和幾對各國游客一起在更衣室外逡巡,感覺就像面對盛宴大餐,想馬上大快朵頤又恐不懂禮儀被人笑話。幾經觀察詢問,才弄清浴場的所有池子都是著泳裝且男女共用的,并選對了更衣室,才紛紛換了裝跳入溫水池。剛才還迷茫的游客們一個個神態自若,臉紅通通笑盈盈的——美食已到嘴,吃誰還不會?身體舒服了終于可以欣賞一下建筑,這是一處恢宏的新藝術風格的大廳,光線從泳池上方可開閉的古典風格的玻璃拱頂傾瀉下來,落入冒著熱氣在長方的水池上,池邊是兩列典雅的柱廊。池中已有不少老年人在悠然游泳,一群老太太泡著齊腰深的池水中,在岸上美女教練帶領下跟著節奏做著健身操。一位老伯伯在溫泉池的熱氣中緩步趟水走過,像極了《虎口脫險》中的場景,忍不住哼唱起《鴛鴦茶》為他伴奏。

歐洲人把洗浴作為生活享受和社交活動已有非常悠久的歷史。我們曾造訪過兩千多年前古羅馬龐貝的大浴場遺址,也觀賞了五百年前摩爾人在阿拉罕布拉宮有頂窗的宮殿浴池,而在布達佩斯,這一歷史還活著,胖瘦男女一會兒在水中跳操,一會兒又順著漩渦池的水流跳起了“圈圈舞”;喜歡安靜的人們則在池邊聚會、聊天、下棋(塞切尼溫泉的特色)。一汪溫泉放松身心,也激發活力,也讓全世界人領略到布達佩斯人的生活智慧。

wenquan

山頂音樂會

在布達佩斯到處是音樂,只要是有人停留的地方。剛在街邊長凳小憩,剛在咖啡館端上一杯咖啡或在餐廳系上餐巾等候晚餐,立刻就會有音樂飄過來。

最著名的音樂會要數城堡山的馬迦什教堂。買了晚場音樂會票,從布達的市中心出發坐M3線換M2線到Szell Kalman ter 站,路對面就是上城堡山的16路小巴(16路站牌上畫著城堡,很易辨識)。到了山上便看到了漁夫堡和馬迦什教堂。時間尚早,先去漁夫堡走走。

為什么叫漁夫堡不曾查考,這建筑是在山頂上用灰白色巖石建造的兩層拱廊,平臺上點綴著幾個卡通圓錐帽般的小塔,童話般的可愛。站在圓塔內極目遠眺,城市景色美不勝收。最妙的是,每每到達一處養眼的所在,便有一個或幾個樂師從你身后(不影響游客觀景)為你送上悠揚的樂音。漁夫堡拱廊下的有一間著名的餐廳,拱門邊的座位早已被一對對戀人占據,品著美酒,背景是整個城市美景和倒影在多瑙河中的兩岸燈光;系著領結的侍者彬彬有禮,隨時準備奉上美食;更值得一提的是這里的樂隊,應景地演奏一段段浪漫曲,讓人想起那曲《憂郁的星期天》的柔腸千轉。

真正的音樂會在教堂內。新歌特式風格的馬迦什大教堂美輪美奐,八十米高的鐘樓在夜色中更成為城堡山上的主角。1867年弗朗茨? 約瑟夫和茜茜公主在這里加冕奧匈帝國皇帝,李斯特名曲《匈牙利加冕彌撒》就為此而作,并在此地首演。教堂有著彩色的屋頂,室內絢麗生動的壁畫遍布了每個角落。教堂音樂會以管風琴和弦樂小樂隊的表演為主,其實表演什么曲目對我們來說并不重要,音樂充滿了古老的教堂,升騰到它高聳的屋頂,凝固的音樂承載著流動的建筑并糅合了歷史的原汁原味,讓我們從感官到內心都充分滿足。

音樂會散場,乘坐極具歷史感的斜軌小火車下山,僅一分鐘就回到了鏈子橋,繁華的都市已進入夢鄉,如此安靜,動人的匈牙利樂曲卻還余音不息。

yinyuehui

宮殿里的集市

在外旅行,豐盛的早餐是一天幸福旅程的開始。在國外我們通常早餐的解決方案有兩個:酒店自助餐和大超市購外賣。在布達佩斯,一出酒店竟撞進一個大集市。集市看似一棟宮殿,已有一百多年的歷史,外立面為紅磚飾面并裝飾有豐富的圖案,頂部則為造型精美尺度巨大的鋼結構屋架。隨著人流涌入,很快發現了宮殿里的寶藏:市場一層供應各式堆積如山的匈牙利食物,二層則售賣眼花繚亂的匈牙利工藝品。細看商品的價格,便宜到近似白送(剛由瑞士來此的我們就是這樣理解的),所以頓時樂開了花。

不同于歐洲其它城市市場里的老頭老太攤主,這里幾乎都是優雅熱情、英語純正的女攤主,年輕貌美與古老建筑,活生生地組合為一道風景,使得各國游客在大市場里,飽口福又飽眼福,難怪個個都將興奮之情綻放在了臉上。

同樣將新與舊結合得十分出色的是布達佩斯的建筑。大量被很好保護和利用的老建筑,成為當地人生活的重要部分,也是游客游覽的熱點。布達佩斯古老但并不因循守舊。市中心建造了不少優秀的現代建筑,與老建筑和諧共處。穿過這棟熙熙攘攘的市場的后門,就能看到一組叫不出名字新建筑。一棟是舊建筑和卵形玻璃體結合體。在它的對面是一座布達佩斯大學教學樓,立面上裝飾著一片抽象雕塑。在布達佩斯的幾日,每每在巴洛克建筑的海洋中邂逅到一棟棟涌動著青春與時尚新建筑,令我們耳目一新,感慨這個城市的激情和活力。

jishi

紐約宮咖啡店

布達佩斯有過一個接一個的輝煌時代,幾乎每個都是從飄香的咖啡桌旁開始的,尤其是佩斯,曾因咖啡館眾多而被稱作咖啡城。

最具代表性的紐約宮咖啡店。紐約宮建成于1895年,是布達佩斯的標志性建筑,集聚了帝國時代建筑、雕塑、繪畫大師的共同智慧。咖啡店在底層一間金碧輝煌的巴洛克大廳,裝飾華麗,繁復而矯情,大理石立柱旋如麻花,水銀壁鏡、枝形吊燈,處處張顯宮廷氣派。據說過去曾是文人的天堂,匈牙利貴族的社交場所,中歐地區的文化中心;而如今,幾經起落后重新開張的咖啡店,不再是文人和藝術家的精神領地,而是金融家、新貴族、商人、政客和喧嘩的游客的消費樂園。我們特意留了一個下午的時間,去感受紐約宮的情調。依照侍者的介紹點了精美的咖啡和糕點,特地嘗試了一款名為“DREAM COFFEE”的咖啡,用酒調制,口感奇特,五味雜陳。

除了紐約宮,還有幾次喝咖啡的經歷也值得一提:比如,在Muczarnok當代藝術館門廊咖啡館,那里可以歪著腦袋仰望其彩色磚雕建筑裝飾;再有,國家歌劇院隔壁街角的餐館,建筑足夠古老,店堂里還擺放著一臺好似電影《布達佩斯之戀》里的三角鋼琴。除了吃上腌魚火腿卷和匈牙利著名的土豆牛肉湯(赫魯曉夫有個著名的論斷,“要是天天喝上匈牙利的土豆牛肉湯,我們就進入共產主義了”),喝咖啡時伴著從劇院飄出來的Small Concert老唱段,愜意無比;還有,我們的酒店窗下的露天咖啡館,離開布達佩斯前的那個晚上,坐在燦爛的星空下,回味在這座城市渡過的快樂時光。

kafei

“關于布達佩斯的所有一切我都喜歡”,這句話是茜茜公主說的,此時可以涵蓋我們所有的感受。

 

 

 

 

?

 

<<上篇:
下篇:>>
大象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