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國內頂尖旅游項目是如何誕生的?

dingjidingji

毋庸置疑,一片看空后市的輿論和慘淡的行業數據,已經標明中國房地產開發已進入3.0時代。當萬科們還在用互聯網思維尋找住宅開發商突圍的方向時,以萬達為代表的一批大佬們,已經將產品鎖定在休閑旅游等生活方式升級領域內,在文化旅游地產市場上開疆拓土,找到了新的藍海。

機遇永遠屬于有準備的人。可不幸的是,很多沒搞清楚旅游地產的公司初涉文化旅游地產,就發現陷入了一片新的紅海競爭領域。但是沒有辦法,在當前的時局下,再難也要做。因為現在業內的一致判斷是,沒有主題的地產項目很難獲得成規模的用地;但有了主題沒有能力做好項目的公司,更是將自己陷入一片泥潭。

前面幾篇章節,我們給大家介紹了業界比較成熟的旅游地產的幾種商業模式和金融模式。(回復02,可見相關文章目錄)。今天,我們再來看看,旅游地產最難、最核心的環節,就是用各種手法來造夢,這才是真正的高科技。

旅游是一個需要視覺、聽覺、嗅覺、觸覺乃至心靈去感知的活動,是帶著靈魂和夢想去行動的過程。那么如何去塑造這種場景感?今天跟各位分享我們的合作伙伴,一家新銳設計公司,這些藝術家們是如何苦思冥想,突出藩籬,用自己的筆和心,去為游客造夢的。

事實的案例永遠勝于空洞的說教。下面請看《房地產觀察家》近期做的一個專項訪談。OI圓直設計有限公司,作為領易投資最緊密的合作伙伴,當我們在完成策劃工作后,再看看這些極具創意的設計師們是如何創作的?

?

【圓直訪談】用建筑講述佛教的故事

??作者:張鵬 ?來自:房地產觀察家

古人云:“大漠孤煙直,長河落日圓”,浩瀚沙漠中醒目的烽煙挺拔而起,長長的黃河上西下的太陽圓圓的。在詩人王維的筆下,沙漠中典型的兩種景物形成了鮮明的對比,給人以視覺上的沖擊。而從建筑形式上而言,直線與圓,恰恰代表了兩種力的形成過程和兩種純粹的藝術形式。

這種強烈的對比,被錢健用來詮釋他領導的“圓直設計”公司中。“直”取其銳意進取、力求創新的力度;“圓”則代表著圓融,與市場的融合、與文化背景的融合。

談起旅游項目的造夢,錢健講述了靈山梵宮的故事。2006年,尚在華東建筑設計研究院就職的錢健和設計團隊接到無錫靈山景區梵宮建筑的設計任務。那時誰也不會想到,這個案例會成為中國最新一代頂級文化旅游景區—–無錫靈山勝境的標志性建筑。建成后,梵宮被稱為旅游奇觀、藝術宮殿和心靈歸所。設計之初,業主和設計師都曾困惑:一個建筑憑什么會吸引全世界一年三百多萬人來此參觀?一個新的景區如何獲得提升,真正成為文化旅游勝地?最終靈山業主和設計師達成了一致:讓建筑講述佛教的故事。

故事一:佛國彼岸—-花塔的故事

按照當初的設計理念,梵宮是一個展示佛教文化宮殿,但矛盾的是,作為一個旅游景點的主體建筑,每天數以萬計前來參觀梵宮的游客大多不是佛教信徒。那么,如何讓每一個人在游覽梵宮時都可以感受到這座建筑本身蘊含的佛教色彩,體會到它的與眾不同,就好比是一個“彼岸的佛國世界”呢?

解決這個問題的方法就是讓佛教建筑元素來講故事。

設計團隊希望能找到一種能講故事的建筑元素。這樣一來,不僅能讓人們明確感受到建筑本身的佛教屬性,又讓建筑保持神秘感,讓游客產生好奇心。這種“似懂非懂”的心態,讓建筑緊緊抓住游客的心。

但是,用建筑來講故事,并非易事。況且,梵宮的設計,本身就是一種創新,團隊在設計之初也是不斷尋覓建筑和故事完美的結合點。一天,錢健在圖書館查閱資料,無意中看到了有關“花塔”的介紹資料:花塔來源于印度,傳入中國后,與本土文化融合形成了獨特的單層塔。這種塔形通常下部是單層亭式,上面聳立著巨大的塔頂。在表面有許多蓮花瓣的裝飾,每一瓣上樹立一座小塔,尖頂立一座較大的塔。整個花塔寓意著《華嚴經》所說的“蓮花藏世界”。中間的大蓮花,花中心為佛的法身像:毗盧舍那佛,周圍每一蓮瓣代表“如微圣殿”的一個小世界,整體共同構成對佛界的立體表征。靈山勝境有佛、法、僧三條主線,而梵宮是法軸線上的主體建筑,所以以佛的法身像來代表就再恰當不過了。

有了花塔這個“主角”,設計團隊開始思考如何將花塔融合到建筑中,讓建筑講述佛教的故事。

花塔的布局引用了佛的五方五佛作為故事的線索。最終方案是以退臺的建筑主體上按方位設置五座花塔作為基本的形態特征,五塔代表佛教金剛界五部主佛,即中央的毗盧余那佛,東方不動如來,南方寶生如來,西方阿彌陀佛,北方不空成就如來。

梵宮的設計,讓設計師體會到用佛教文化元素來講故事的妙處:對于“花藏世界”、“五方五佛”的佛教教義在信眾中深入人心,也容易通過講解為游客所理解,所以獲得的效果經常是設計師只是講了故事的開頭,剩下的故事就交由游客講述下去了。

故事二:向佛之路—-廊廳的故事

9671251090_4175149705_h

廊廳是游客通向建筑的主空間圣壇的必經通道,也是參觀者獲得對身心感悟的重要場所。如何讓游客走過廊廳就如同步入佛國仙境,獲得極大的精神愉悅呢?

解決這個問題的辦法就是讓佛教藝術來講故事。

業主找來了大批國內頂級的工藝美術大師們來參與室內空間的營造。中國傳統的工藝美術作品大都以精細,纖巧為特點,如何使其與恢弘的建筑融為一體是設計上的難點,但同時也是設計的亮點。

哇!游客發出贊嘆聲,隨后又是一片靜謐。這是因為震撼的建筑空間、室內設計和藝術品發揮了效果。當成群的游客,男女老幼蜂擁而至來到廊廳時,一個長80米,高18米的空間突然呈現在眼前,巨大的空間被同樣鴻篇巨制的中國傳統的藝術所妝點,由始至終布滿了這條通向”佛的世界”的大路。?“廊廳需要這種震撼產生的寧靜”,錢健說,這個場景是精心預設過的,梵宮是一個講述佛教故事的場所,而佛的故事需要每天上萬興沖沖趕來的游客慢下來,屏息凝神去感受。

隨后,梵宮中的藝術珍品拿過接力棒,開始娓娓講述動人的佛教故事。琉璃巨制華藏世界、佛教油畫系列“傳法圖”、木雕壁畫“靜”“信”“孝”“和”、景德鎮粉彩蓮花缸的禪意畫卷、生漆脫胎的飛天彩塑……這些藝術品與建筑本身一起,講述中國佛教傳播和發展的歷程,用鴻篇巨制和精細入微的作品表達出對于佛教的理解。不同于一般的佛教場所,梵宮所展現的不再是佛像本身,更是極致的藝術。

用滿目的大型藝術精品來妝點建筑空間在中國建筑中并不多見,但這種“合唱“的效果是如此震撼,梵宮所講述的史詩般的故事即將達到高潮。而梵宮廊廳被譽為“東方盧浮宮”,也正源于此。

故事三:佛的世界—-圣壇的故事

o6

穿過廊廳,游客將匯集到圣壇。世界佛教大會舉辦時,這里是中心會場。而平日他就是一個講故事的劇場,每天四場,每場2000觀眾,講述的是佛的精神世界,他的覺悟之路。作為一個講故事的大房間,又怎樣用用建筑創造這一夢境呢?

解決這個問題的辦法就是用高科技手段,用最不一般、最先進的建筑技術來講故事。

兩千位游客聚集到會場中央,席地而坐。頭頂上是如同穹窿狀高達四十米的大屋頂,層層疊疊,仿佛另一個世界。28層、1344盞蓮花瓣,每一瓣都是故事的組成。觀眾貼近地面坐在,仰望著天空,如同在星空下,天地間,獨自靜坐。佛的故事尚未開始,建筑空間已將人融入其中了。

故事終于開始了,借助LED燈光技術,頭頂上的蓮花瓣開始變化了,1344瓣的蓮花即是1344盞蓮花燈,燈可以綿延不斷地變幻著光和色,無窮無盡,浩瀚而神秘。隨即,舞臺開始慢慢轉動。作為國內唯一的270度舞臺,劇中的場景將游客圍繞其中。佛從出生到成道的故事,從四面八方展開。

演出終了,觀眾席中升起巨大的菩提樹,仿佛坐到了佛講法的鹿野苑,留下了我“從哪里來,到哪里去”的永恒的問題。

最先進的建筑技術與最古老的宗教故事結合到了一起,最高端的舞臺工藝只為表達最根本的道理。用建筑技術和文化藝術共同來講故事正是梵宮這座號稱旅游奇觀的建筑打動游客的原因。

梵宮之后,團隊嘗試著用更多的建筑語匯來講故事,目前圓直設計正在進行的陜西漢中漢源文化博物館項目,表現的是漢文化的故事,設計將整個山水園林組織到建筑之中來講述漢文化的緣起;山東孔子大學堂,是另一個文化旅游的大制作,通過上千人在空間內的互動互動,講述儒學文化中禮樂的和諧。

如今,建筑中含帶文化色彩和故事,成為了OI圓直建筑設計有限公司最大的特色。在承接每一項設計時,團隊也會有意識地找一些主題跟文化專家互動交流,力求挖掘其文化內涵,同時提升項目的市場價值。

圓直的秘訣何在?在錢健和團隊眼中,文化旅游建筑,承載了建筑本身以外的諸多功能,“一個出色的建筑,會講述一個故事,呈現一種文化。”

dingjidingjineirong

<<上篇:
下篇:>>
大象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