梵宮——無中生有的啟示

fangong

無錫靈山勝景是國家5A級景區,其中梵宮是景區的主體建筑,面積為七萬五千平方米,是目前各類景區內最大的單體建筑。2009年建成后每年游覽的人數從景區原來的100萬規模提升到300多萬,承接了第二屆世界佛教大會及眾多世界級的文化會議,也推動了靈山周邊的度假,會務及居住產品的迅速發展。梵宮被稱為旅游奇觀、藝術宮殿、論壇會址、心靈歸所,創作過程是一個“無中生有”的歷程。

1、疑惑

什么是梵宮。設計之初我們無法理解,即使在建成之后的很長時間,作為設計負責人的我和我們的團隊依然不斷地分析、理解、解釋,再分析再理解。迷茫是設計之初就伴隨而來的,一長串的問題。一個建筑憑什么讓這么多人來買票參觀?這個建筑功能是什么,要怎樣的風格,吸引點到底是什么?。2006年項目已到了節骨眼,世界佛教大會09年需要在這里召開,景區需要梵宮建筑來提升,設計公司需要按時完成這個單子,但我們依然處于迷茫之中,不得已組織團隊做了十七個方案。業主選擇的結果并不是我們最初的想法,但明確了幾件事。不能是我們最擅長的現代風格建筑,不能是中式的大屋頂,要是一幢有故事的建筑,讓游客有得看導游有得講,要有歷史感,要讓全世界來開會的佛教徒都滿意。任重道遠,時間緊迫,方向在哪里?

2、轉向

我們決定調整設計方向,和平時的設計方法有所不同。并設定了一系列一反常規的方法:建筑設計講究形式追隨功能,當梵宮內部功能尚不明確時,能否讓形式去決定功能?中國佛教建筑源于“舍宅為寺”沒有特定的風格,能否融入一些佛教緣起的特征加強其故事性?中國建筑與西方建筑的不同一個重要的方面是前者“注重數量上的多重性而非體量感”,而后者往往體量更趨震撼而復雜。能否內部借鑒歐洲建筑,滿足室內各類空間需求?中國畫一貫強調簡勝于繁,現代建筑也強調少就是多,但故事性又如何解決,能否棄簡就繁?

轉向的目的在于提升建筑的獨特性,可看性和包容性。當我們找到梵宮建筑的一些“不同”,并將其強化,較好地組織在一起,建筑的旅游特性也開始呈現。

3、解決

我們的方案,有四個方面的考慮。第一,形式上力求建筑體現佛教曼陀羅的構成語言。退臺式的建筑既包容了巨大的室內空間又具有原始佛教建筑的特征。第二,建筑形象選擇上。正巧我在靜安圖書館查資料時發現了花塔這種古老而裝飾感很強的塔的樣式就將其作為主要的特征元素。因為花塔既具有中國性,故事性,又具有新鮮感,同時又能將蓮花藏世界,五方五佛的概念進行表達。第三,空間設計上,建筑元素與室內空間的結合,五座花塔分別與入口門廳,塔廳相結合。而曼陀羅樣式的頂藏在北側,為梵宮劇場的巨大穹頂提供了獨特的空間。第四,建筑內外的裝飾上,主動加入裝飾元素,有序組織中國傳統工藝與建筑完美結合。

4、啟示

1)旅游中心吸引物的營造需要從無到有的創新。市場上的旅游資源大多雷同,但創新的旅游產品卻不會產生同質化,梵宮從形式到內容并不拘泥于佛教旅游的傳統樣式,從而獲得了各界的認同和市場的回報。

2)旅游的活動甚至“事件”需要從無到有的創新。世界佛教大會,世界公益論壇,覺悟之路的演出等一次次的文化盛會的舉辦極大地提升了梵宮的吸引力,文化活動具有爆炸性的廣告效能。

3)旅游建筑的功能需要從無到有的創新。梵宮的建筑包括了高品質的觀演、博物館、會議、展覽、餐飲等多項內容。各類功能共同提升了項目的文化和商業價值。將游客由傳統祈福觀光,逐漸向藝術欣賞、文化體驗、休閑互動等方向引導。

4)旅游產業規劃需要從無到有的創新。以核心項目拉動周邊產業,隨著靈山圣境尤其是梵宮項目的建成,為后續規劃的酒店,旅游小鎮,禪意商業街的成功奠定了基礎,成為一種文化旅游開發的新模式。

經歷了梵宮設計的整個過程,真切地感受到“無中生有”其實也有規律所循,柳暗花明之后迎來將是新的景象。

2

r0401

<<上篇:
下篇:>>
大象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