曲阜尼山孔子大學堂—儒家文化的新藝術宮殿

2

9

儒宮承載一個長長的的夢。

夢中,在曲阜郊外的尼山,一位長得溫而厲,威而不猛,恭而安的智慧老人,帶著他一生追求的禮樂的理想回到了他的出生之地。這里的魯源村是他的父親的家,顏母村是他的母親的家;這里有山,山不高,是仁者之山;有水,水不闊,是智者之水,五條支流匯集到湖中稱為圣水湖。面對著奔流的河水,老人又想起了兩千多年前他的感慨,逝者如斯乎,不舍晝夜!這位老人叫孔丘,后世尊稱他為孔子。這里是孔子的老家,是孔子的世界。

由于各種機緣,2012年我們跟隨無錫靈山的吳國平先生等一批夢想家來到曲阜尼山,受命開始設計儒宮,一棟為兩千多年前孔子做的建筑,也是為兩千多年后了解學習孔子的當代人做的建筑。

儒宮的基地就在尼山的山腳下。尼山原名尼丘山。孔子名丘,丘即指尼丘山,字仲尼,仲是講他家中排行第二,尼亦是指尼丘山。傳說孔子父母祈求尼山而得孔子,因此以山為他命名。山腳下有一處山洞名為“夫子洞”傳說孔子出生后即安置于此處。尼丘山因為避孔子的名諱而改名為尼山。

另一位無錫人,著名學者錢穆先生說“孔子為中國歷史上第一大圣人,在孔子以前中國歷史文化當已有兩千五百年以上之積累,而孔子集其大成。在孔子以后,中國歷史文化又復有兩千五百年以上之演進,而孔子開其新統。在此五千多年,中國歷史進程之指示,中國文化理想之建立,具有最深影響最大貢獻者,殆無人堪與孔子相比倫。”

孔子對于中國文化的影響如此巨大,而尼山又是他的出生地,這樣的項目地點,這樣的人物主題,我們如何應對?這需要回答文化、功能、空間、形態、環境、藝術等等一系列的問題。作為設計師的我們惶恐,感覺到很大的責任和壓力,幸運的是五年來得到業主,文化專家,藝術家等全方位的指導,幫助我們通過建筑的語言去研究和回應這些難題。

仁義禮智信和禮樂——從文化到功能

儒宮是什么,表達什么內容,有什么功能?是需要回答的第一個命題。帶著這個問題我們第一次來到曲阜。曲阜是一座孔子的城市。入住戴念慈先生設計的闕里賓舍,著名的世界文化遺產“三孔”——孔廟、孔府、孔林都不遠。我們要去的地方是孔子出生地,在距此地二十公里外的尼山。尼山在曲阜城區東面,“孔家門前水倒流”,有一條河與大多數的河不同,自東向西,從孔子出生的尼山流到“三孔”所在的曲阜老城。我們溯源而上,尋找孔子的足跡。

儒宮建在尼山,尼山是個怎樣的地方?來到尼山后我們感受到山水田之間的尼山和“三孔”所在的闕里的不同。“夫子洞”就在尼山腳下。在“夫子洞”尋訪圣跡,讓我們想到了另兩位著名的圣人的誕生地,佛陀誕生在藍毗尼的大樹下,基督誕生在伯利恒的馬槽。思考在尼山孔子是否更應該表現成為一個鮮活的人,在可以講述的是孔子作為人而表現的言行、情感、內心世界、個人命運。所以這里山水中的儒宮可以和歷朝歷代祭祀孔子的圣地“三孔”有所不同,講述更多孔子修身成圣,由凡至圣的過程。尼山既是儒宮建設的地理環境也是文化環境。認識了尼山也就認識了儒宮,找到了構建儒宮主題的基礎。

4

儒宮是什么?儒宮是個大學堂,來訪者到此了解孔子的思想,學習孔子學說,向孔子這位萬世師表的先師求師解惑。應政府的要求,基地上規劃建設了七十二米高的孔子像,像前的大道上通過建筑和雕塑講述孔子的一生:十五志于學,三十而立;四十不惑;五十知天命…來訪者由此路徑瞻禮圣人,了解孔子的人生軌跡。儒宮是區域里最大體量的核心建筑,與孔子像形成“一宮一像”的規劃格局。

儒宮表達什么內容?講孔子的思想。“仁義禮智信”是儒家的“五常”,這是孔子思想的核心,也是中國幾千年價值體系中最核心的因素。老百姓教育幼童的“三字經”提到“曰仁義,禮智信,此五常,不容紊”。儒宮最重要的功能就是采用藝術化的表達,多維度地演繹,深入淺出地展現“五常”的思想。在儒宮內設置“仁義禮智信”五個主廳,通過“習禮、觀樂、談經、論道、講學、談藝”等活動將參觀者變成實現“仁義禮智信”,成為“君子”的親歷者,這是我們真正希望在儒宮中實現的功能。

同樣“禮樂”是孔子實現“仁義禮智信”思想最重要的方式。禮指禮儀,樂是音樂。“禮”負責規范人的行為,“樂”負責調和人的性情。禮樂的目的在于教化,誘導人向善,使人在教育中,將“仁義禮智信”等社會道德內化為本心,并外顯到自己的行為中。可以說禮樂是孔子課堂中最重要的科目了。在儒宮中這堂課如何講?設置禮樂堂,讓參觀者坐下來,用最有感染力的方式去講述,用最有藝術性的方式去展現是儒宮的又一個重要的功能。

此外儒宮還需營造孔子大學堂的學堂氣氛。如果拿古希臘來舉例,古希臘的哲人在雅典市場上講學,在文藝復興三杰之一的拉斐爾的筆下變為史詩般的巨作油畫“雅典學院”中殿堂般的“大學堂”。同樣孔子在杏壇講學,在儒宮里不可能去還原杏壇的場景,而希望創造“步入學堂”與孔子的三千弟子七十二賢人共同求師解惑的藝術化場景。所以除“仁義禮智信”五個廳和“禮樂堂”之外又增添了入口,臺階大廳,七十二賢廊等儀式空間,這也是儒宮建筑功能的重要組成。隨著功能體系逐步浮出,夢中的儒宮雖然依然模糊,但方向已漸漸明晰。

丘——從自然到布局

儒宮建在哪里,如何布局?是需要回答的第二個命題。尼山是一片小山丘,山頂五峰相連,海拔高度不高,約340余米。山丘上的植物不算茂盛,大多長在丘的頂部。山腰有些裸露的泥土,到了山腳則是淺色的石頭,整個丘外貌也很平常,呈現三段式的景象。面向圣水湖的一面是山的北坡,山腳下地形起伏,幾乎沒有平地。湖岸線曲曲折折,場地并不開闊。中央主軸線上的孔子像形態高聳,成為場所的控制點,那么儒宮建在哪里合適呢?

14

孔子名丘,以丘得名,不僅如此他也是一位愛山之人,是逢山必登、以山明志的仁者。為給儒宮選擇合適的場地,設計團隊在尼山踏勘多次,想象如何尋找儒宮和尼山最合適的關系。一次一次上山下山很艱苦,最大的享受是耳邊文化專家劉建華老師一邊攀登,一邊不斷和我們講述著他心中的孔子。考察的結果是儒宮的建筑只能建在孔子像的一側山坡之上,相比之下雖然東西山坡建大型建筑都有難度,但東側相對較適宜。在一片山水之中,儒宮能否形成一座與丘連為一體的建筑?以這樣的角度,只能建在一側山坡上的儒宮反倒成全了我們心中的孔子建筑,

規劃后的儒宮呈現順山坡向上延伸的布局,依山就勢,與孔子像主從有致.但問題依然存在。首先要解決正與歪的問題。儒宮是尼山勝境的核心項目,一般概念中孔子建筑需要中正,不偏不倚,孔廟等建筑布局都是如此,儒宮這樣的大建筑能“不正”嗎?但基地既不在場地中央又沒有平地,地形南低北高,西低東高,依山而建的建筑只能“歪”。正與歪,這一組矛盾如何解決?設計的方法是順山坡形成五層平臺,讓建筑由遠處看如同沿山坡向上伸展,形體間形成動態均衡。同時游人在建筑內部的游線也設計成為由下而上的登山游徑,自然形成的五層平臺更是為游客創造了觀圣水湖的場所。

其次是解決小與大的矛盾。儒宮的建筑有七萬平方米,室內空間高聳決定了建筑體量更為龐大。然而尼山實質是個小丘,建筑很容易顯得突兀。大建筑與小山丘之間又如何來處理?我們的做法是將建筑的體形進行橫向切分,縝密分析每一個層的寬與高,與山本來的形體相結合,如同補山形,建筑的高度在主要視角處觀看都不超越背后的山丘的天際線,并與右側山體相融合。如此建筑就像長在山上。

此外一個重要的布局原則是除了遵循自然,還要尊重禮數。孔子講究禮數,中國建筑遵循禮數。從下至上,從外至內,從小至大各有規律可循。儒宮由下至上形成五個層次,其中下方三層如“基臺”,上方兩層為主體建筑,“基臺”和主體建筑之中包含著豐富的室內空間。儒宮由外而內形成三個層次,即外圍的庭院,建筑周邊的回廊以及中間的廳堂。通過室外和室內空間不斷地轉換,通過一系列路徑的串聯來感受空間,這種布局方式是中國建筑與西方建筑的主要區別,也正是儒宮建筑中需要展現的自然與禮數。

登堂入室——從空間到游線

儒宮的內部空間形態如何,如何組織?是需要回答的第三個命題。儒宮建筑建筑如果比做尼山的一部分,那么內部空間如同是在山丘中挖出來的一系列形態各異的山洞,將這些空間組織起來串成游線,給予游歷其中的人以漸入佳境的感受。

首先考慮的是仁、義、禮、智、信五個廳的形態設計,這五個廳是儒宮的主廳,五個廳之間是什么關系?中國古代有一個神奇的數字是“五”,仁、義、禮、智、信是”五常”,孔子編纂的“詩書禮義春秋”是五經,“東西南北中”是五方,“金木水火土”是五行,“青黃赤白黑”是五色,“宮商角zhi羽”是五音等等。空間設置中將“仁”廳置于中央,將義禮智信四廳置于兩側。這是因為仁是孔子的核心思想,“仁”是其他“四常”的基點,孔子稱之為“據于仁”。為使這五個空間既特色分明又能合在一起形成體系,根據文化專家的建議將這五個空間對應“五方”“五色””五音”“五種神獸”“五經”等。如此空間布局、室內裝飾、文化主題、活動創意等方面都可據此有序地進行體系化的布局。五個廳合在一起具體而生動地向游客講述儒家的“五常”思想。

五個廳環境特色各異,各有有不同的形態,色彩和材質,用建筑化的語匯去展現,讓參觀的人看得到,聽得到,觸碰得到;五廳設計了不同的代表人物,故事,場景讓參觀的人通過有趣的觀賞方式去理解;不僅如此五廳還設置了特定的活動讓參觀的人能夠參與其中。以仁廳為例做介紹:中央的仁廳是儒宮最核心的室內空間,規模宏大,設定的環境氛圍卻異常安靜、充滿書卷氣。如同一座巨型古代的圖書館,書架成山、油燈搖曳、成排成排的儒生正襟危坐,聽一堂課,抄一回經,讀一次經典,舉行一場五經博士的授銜儀式,甚至聽一場雅樂。這里空氣里是滿滿的學堂氣氛,四周高大的書架一直伸到房頂,放滿了儒家經典古籍。中間是一列一列的書案,布滿了三千平方米的廳堂。而頭頂上是巨大的油燈垂掛下來,閃著溫暖的光。巨大的空間讓參觀的人們顯得渺小而安靜,游客可以坐在書案邊,望著兩側的“書山”,在博大的儒家文化包圍之中,抄寫下幾頁經典文章。

儒宮中另一個重點空間是禮樂堂。設計禮樂堂時,一直糾結這個六百人的中型具有劇場功能的廳堂設計成怎樣的空間形態。因為既希望有理想的觀演效果,又希望能符合孔子的禮樂觀。孔子一生重視禮樂最擔心的是“禮崩樂壞”,孔子的《禮記。樂記》說“禮以地制,樂由天作”,禮樂結合就是天地萬物秩序的體現。空間如何反應“秩序”與“和諧”?偶然看到“河圖”、“洛書”的資料, “河圖”、“洛書”是中國古代流傳下來的兩幅神秘圖案。這兩個圖案具有數字之美,而其中的數字可以說是認識中國空間的源頭,也是理解中國文化的源頭。依此圖進行禮樂堂的空間布局挺合適.建筑師對于“河圖”、“洛書”的文化深意是外行,但從圖形中也感受到了秩序和變化之美。所以禮樂堂平面形態采用類似洛書八邊形的形態,舞臺居中以中心式表演為主。

孔子編訂的《詩經》中有一篇《宛丘》,記載了先秦時的表演場景,“坎其擊鼓,宛丘之下”。宛丘是四周高中間平坦的土山,就是古代的觀演地。而這個表演之地正與禮樂堂的形態暗合。禮樂堂的舞臺正設在“宛丘”中央,重現了《宛丘》中的場景,也成為二十一世紀觀眾學習禮樂的新課堂。

仁、義、禮、智、信五個廳和禮樂堂由一系列廳堂廊道串聯,形成空間上的起承轉合。這其中最重要的是七十二賢廊。七十二賢人廊是個長九十米的長廊,是大學堂外寬敞的廊道,空間的設計也有緣起。參觀孔廟時我們被大成殿前兩側供奉先賢先儒的東西廡廊打動,廊道不寬卻非常長,光線從廡廊一側的窗射入,照在另一側廊道內的賢人神龕上,非常生動。理想中的七十二賢人廊也是這樣一條生動的長廊,但空間可以更恢宏,腦海里映入的是拉斐爾的名畫《雅典學院》,描繪的是古希臘柏拉圖和亞里士多德與諸位學生名人齊聚一堂的虛構畫面。那也是一條長廊,但空間是古希臘的建筑樣式。能否將東西方空間加以借鑒?后續對于儒宮中的七十二賢廊的設計即有這兩條廊道的印跡。

游歷儒宮就是一個“登堂入室的過程,“登堂入室”成語出自《論語.先進》,孔子對他的弟子子路說“由也升堂也,未入于室也”。比喻學問由淺入深,達到高的境界。儒宮也希望讓游客不斷深入地進入到孔子的世界,深入了解孔子的思想。游線從一層的入口大廳始,通過臺階大廳的八十一級臺階上到三層的七十二賢廊,到達空間的高潮“仁義禮智信”五廳,部分游客也可向上到達建筑四至七層,那里是講學,研究的課堂和展現孔子食禮文化的餐廳。然后由兩側下到二層的禮樂堂前廳,進入禮樂堂,這里是游程的終點。整個游線對游覽者的參觀情緒進行精細地設計和引導。當大量的游客到來時,迎接他們將一個完整的充滿驚喜的故事。

溫而厲——從孔子標準像到建筑形態

儒宮建筑外觀形式長什么樣?是需要回答的第四個命題。講儒宮建筑的形態產生先從尼山孔子像的樣貌說起。當時在尼山塑造七十二米高的孔子像,孔子的長相并無唯一標準,如何來確定呢?歷史上關于孔子的外貌有幾方面的記載:一種是《史記》對`孔子長相的描述:“生而首上圩頂,故因名曰丘云。”另一種是唐代大畫家吳道子畫的孔子像,面部表情“溫而厲,威而不猛,恭而安”。此外當地專家的建議是孔子是山東人,孔子像應該有山東老人的特征等等。由吳顯林老師創作的尼山孔子像參考了上述三方面考慮:一、經典性,史書上的記載。二、內在性,相由心生,以長相體現內在品格。三、地域性,孔子是山東人,一方水土養一方人。除此之外還考慮時代性,以當代人看待尼山孔子的視角來展現孔子。最終采用的尼山孔子以“可親、可敬、師者、長者、尊者”作為形象定位的標準,將孔子作為一位尼山的老人、一位老師來表現。

11

在回答儒宮建筑長什么樣這個題目時我們也有經典性,思想性,地域性以及時代性幾方面的考慮。即傳統經典孔子建筑的語匯,山東建筑的地方特征,孔子性格特征的建筑表達,以及當代孔子建筑的時代感等等。建筑的地域性和經典性的運用著重體現在儒宮建筑外觀和基本形態元素提取中。設計初期團隊常住在市里的闕里賓舍。清晨黃昏得空閑時去孔廟外的小街上散散步。紅色的高墻將孔廟的院子圍合起來,幾座木牌坊穿插其間,上有 “德作天地”等題字。院內松柏蔥郁,一座一座殿堂、廡廊、角樓的屋頂井然有序,“勾心斗角”。孔廟建筑給我的最深刻的印象是院墻、門坊、殿堂、角樓、廡廊組成的建筑群和無處不在的古樹,匾額,碑刻。儒宮建筑的設計中時時透出孔廟元素對于我們的影響,在三層高臺和曲折的建筑軸線上呈現出來的建筑元素,正是院墻和門坊;建在高臺之上的是殿堂與四角的角樓;連接不同高臺建筑綿延的是廡廊。而各層臺地之上的古樹,樓閣之上的匾額題字更是將空間氛圍展現出來。

建筑的內在性和時代感主要展現在建筑的氣質和風格上。正如孔子的溫良恭儉讓的外表反應的是孔子仁義禮智信的內心,儒宮建筑外觀也力求展現建筑承載的思想內涵。孔子講究不偏不倚的中庸之道,恰到好處。所以拿松下幸之助所說的中庸之道的真諦是“不為拘泥,不為偏激,尋求適度”。所以我們的建筑希望呈現的是氣勢宏大而不張揚;外在拙樸而內在精美;古意盎然而又不失現代簡約;符合禮數又尊重自然。關于建筑的時代性,我們著重研究的傳統建筑有以下幾類:孔子所處的春秋時代;最早有實物記載建筑形態的漢代建筑;目前存世較多的明清孔廟建筑。首先我們認為正如所有的歷史都是當代史,所有建也都是這個時代的建筑。其次我們希望在設計過程中擺脫以西方建筑為邏輯的設計方法,采用更符合中國古典文化精神和審美情趣的視角去設計建筑形態。孔子之后的兩千多年中中國建筑不斷地變遷,但與儒家文化仍存在著一定的關聯,這種印記希望在建筑的外觀形式中得以體現。

仁山智水——從山水建筑到建筑景觀

儒宮建筑的山水景觀如何做是需要回答的第五個命題。不同于闕里的孔廟,儒宮長于山水之中,而山水觀又是孔子理論的重要組成。如何將儒宮設計成為體現孔子的山水觀的山水建筑?

5

孔子提出山水仁知之樂,將山水比德構成了他獨特的山水觀。孔子說“智者樂水,仁者樂山”,孔子的“山水之樂”將內心融于山水之中。他登泰山而“小天下”,觀沂水感慨“逝者如斯夫,不舍晝夜”,由自然而人心獲得感悟,找到道德的象征和永恒的真理。

儒宮建筑景觀是體現孔子景觀思想的重要載體,采用的設計手法是找到建筑與環境山水的關系。儒宮的建筑設置為面向圣水湖,與層巒疊嶂的龍頭山隔圣水湖相望。湖右側是昌平山,山頂平闊,山下隔沂水是史記記載的古昌平鄉,孔子父親居住地即今日的魯源村。左側是顏母山,山下是孔子母親居住的顏母村,儒宮試圖從宏觀的建筑軸線處理上與這些環境取得關聯。

儒宮也是尼山孔子畫卷的一部分。背靠尼山的儒宮,形態設計更多的是從景觀角度考慮,建筑本身就是景觀。由圣水湖北望儒宮,孔子像和尼山構成的景觀長卷構圖嚴謹而自然。建筑選擇位置較低,其頂部也不超越孔子像底座的高度。同時將建筑的基臺、墻體、屋頂分別融入尼山山腳的山石,山腰的崖壁和山頂的松林之中,建筑也就成為了山景的一部分。

儒宮又是造景的重要載體。建筑將景觀引入其中,高高低低的平臺種植了古樹,增添了景觀層次,形成了視覺中心,重構了景觀軸線。這些景觀設計突出孔子以自然代表德行的山水觀。通過入口,院落和屋頂平臺的設計,大量采用水,山石,松樹,杏樹為主題。孔子說水有八德,孔子在杏下育人,石與松樹又象征著圣人的品德。這些具有象征性的景觀元素在建筑上的運用將儒宮的建筑景觀的主題彰顯出來。此外建筑上的題字也是中國山水的環境組成。站在儒宮各處都能看到的建筑上方高懸的國學大師饒宗頤手書的《大學堂》等匾額,將景觀中的意境表現出來。由入口走近儒宮,尼山和儒宮是一幅畫卷;進入儒宮的各個主題庭院,人和古松杏樹構成了一幅畫卷;站在儒宮的平臺上遠山圣湖是又一幅畫卷,如此游人即是在做一次仁山智水畫中游了。

集大成——從藝術體系到藝術品設置

儒宮是一座展現儒文化藝術的殿堂,如何以藝術的方法表現孔子的思想是需要回答的第六個命題。儒文化是中國文化的主源之一,藝術是文化的重要載體,儒宮能否成為儒文化的藝術殿堂?各地孔廟的主殿一般都叫做大成殿,是因為孔子的思想被稱為“集古圣先賢之大成”,參與儒宮設計的藝術家們希望把儒宮做成集藝術大成的殿堂。

世界上各種文化都有代表性的藝術殿堂和“招牌式”的表達方式,譬如佛教藝術寶庫敦煌和云崗石窟的雕像;伊斯蘭大清真寺的幾何裝飾圖案等。在中國的儒文化建筑如文廟,書院等之中我們能找到怎樣的借鑒?研究中感受到,一方面集中展現儒文化藝術的建筑實例少,似乎很難找到代表性的展現儒文化藝術殿堂。建筑表達上裝飾相對樸實,很少用繪畫,雕塑來裝飾,代之以文字和書畫。另一方面,孔子的藝術思想流傳久遠,編撰了“詩經”,“樂經”把它作為教化的一部分,其對音樂的審美對后世影響深遠。孔子在齊國聽了韶樂后“三月不知肉味”,君子之音講究“溫雅敦和,約之以禮”,藝術重視“美”與善的結合,“文”(外表)與“質”(內在)的統一,所謂盡善盡美,所謂文質彬彬。儒宮的藝術設計如何體現樸素和博大的孔子藝術呢?

我們的設計原則是“圍繞孔子”,而又“集大成”。“圍繞孔子“是指儒宮無論室內室外的藝術構件、藝術裝飾和藝術品在風格方面都與孔子的藝術思想相一致,盡力做到精美而不繁復。譬如建筑外墻裝飾,僅在上沿做了裝飾帶的處理,方式也較為內斂,采用與墻面相同樸實的青石做為藝術雕刻的材料。室內設計力求簡繁得當,表里如一。其次藝術主題方面,每一個具體的藝術都有與孔子相關的特定主題。力求有故事,有情節,有畫面。并且從最接近孔子的經典文獻中去找相關來源。按照文化專家的梳理,可引經據典的文獻也分先后秩序,依次為,《論語》、《孟子》、《六經》、《史記孔子世家》、《史記仲尼弟子列傳》、《孔子家語》等等。為儒宮藝術的內容選擇指明了方向。

“集大成”主要體現在藝術表達方式上。裝飾藝術種類豐富,有銅雕、木雕,也有石刻和彩繪:有工筆畫、漆畫也有國畫和油畫等等。從藝術表達上決不排斥其他文化的多樣性。集孔子藝術之大成,同樣也是集中國藝術,世界藝術之大成。與此同時以中國的藝術思想及審美方式作為藝術內涵的根本,多緯度地體現儒宮作為中國思想圣殿的特征。譬如七十二賢廊,是中國最大規模的泥塑群雕之一,一共四十余組,七十二尊,蔚為壯觀。按照孔子弟子分為德行、言語、政事、文學四科。孔子和弟子有很多生動的故事,采用大型泥塑既考慮與七十二賢廊巨大的空間相匹配,又具有中國藝術獨特的魅力。禮樂堂的藝術形式運用的則是高科技的舞臺技術。整個舞臺的地面為動態的LED屏,將孔子的禮樂課在這高科技的舞臺之上藝術地展現出來,觀眾這一刻作為孔子弟子參與其中。

后記

?世界的孔子,孔子的世界

018年,隨著儒宮建設進入尾聲,建筑的布局、空間、立面、景觀和室內逐步呈現。在這六年中建筑師團隊也沉浸于孔子的世界中。孔子是中國兩千五百年前曲阜的一位老人,他出生在尼山,但同時他又屬于當代,屬于整個世界。

儒宮的設計中我們試圖建造孔子的世界去講述世界的孔子。這座建在孔子誕辰兩千五百年之后的建筑也應不局限于做一個傳統建筑,而是將設計立足點置于時間和空間的十字交點之上,既研究中國,又從世界各種文化中汲取營養;既滿足于當世,又面向未來,并且通過比較各種文化間的異與同,獲得設計的起點和方向。

儒宮是一幢夢中的建筑,是創造出來,又寄希望它能在尼山生長出來。六年前孔子對我們來說那么遙遠,他的偉大和神秘給設計帶來巨大的困難但又讓人著迷,促使我們不斷地探索新文化、新功能、新空間、新形態和新藝術。隨著建筑得逐漸生長,孔子博大的思想和生機勃勃的形象逐漸向我們走來,在曲阜尼山這一片真山真水,與孔子血脈相承的環境之中,慢慢清晰,變得真實。

8

項目名稱:尼山圣境|儒家大學堂
項目面積:6.5萬平方米
設計時間:2013年-2014年

 

 

<<上篇:
大象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