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I圓直總建筑師錢健先生應邀出席2014云南文化旅游地產峰會

yunnan  fengmian

以《筑夢云南 迎接旅游大省向度假大省的轉身》為主題的2014云南文化旅游地產峰會于7月12日在大理隆重舉行。

OI圓直總經理兼總建筑師錢健先生應邀參加了此次峰會,同時向諸位與會嘉賓介紹了圓直團隊的作品,講述了“從一代到三代? 大型文化旅游產品的設計創新”。他強調:“我們的作品更多的關注的是文化。我們相信資源有同質化,但產品不能同質化,文化就是區別的核心。”

峰會期間,諸位與會專家學者、開發商、媒體記者就此次峰會主題展開了討論,共同探討如何在文化旅游的基礎上,更好的良好的持續的發展旅游地產。

fenghuipingtu

以下轉載錢健先生部分演講內容:

“首先我想以我十多年以前做的一個案例無錫,來做一個回顧,來說明一下“從一到三”的一個演化過程。那時候我還不在圓直公司,在另外一家,上海現代院。無錫靈山那時候形成這樣一個整體的版塊。第一期是建立了一個佛像,那是因趙樸老提到的 “五方五佛“的概念,于是在無錫馬山邊緣做了一個佛像。那時候我還沒有參與這個設計。這可以說是它的第一代,所謂的觀光景點這一代。當時聚集了很多人氣,游客量已經達到一百多萬了。接下去我們要探討的一個問題,在十多年以前可能就跟今天的論壇相對比較貼切了,就是怎么樣將這個佛教景區變成佛教文化思想圣地。對于這個課題,我們接下去就產生了第二代、第三代的產品。

對于第二代來說,我們是以一個核心的景點、核心產品加上我們的創新配套作為我們的主要的出發點。那么就有了我們江南好多人比較了解的、也是我后來設計的靈山梵宮的項目。它成為了世界佛教論壇的永久會址,是中亞及國家論壇的會址,中亞今年也召開了世界工藝論壇等等。它是一個以佛教為題材的核心項目,從它的內飾和它的外觀,包括它所有的一些業態,包括它的表演以及它的一些餐飲、佛教的會議場所,都形成了一系列的亮點。在此之后的二期三期以后,就使我們的靈山從一年一百萬人的游客量變成了三百五十萬人的游客量。它的門票收入已經涵蓋住它的整體的商業運營,但是它并不是我們最終的一個目的。我們可以看到這是二期的一個配套喜來登酒店,這是一個公共型的會晤型酒店。另外還有靈山專門設計的靈山精舍,它是一個大量的游客進行禪修的特色型的文化精品酒店。可以看到這是它的內飾,風格應該來說非常有特點,可以舉行大量的活動。

第三代如何走?

我們突出的是一個復合型的休閑旅游目的地。在靈山拈花灣小鎮我們進行了一些創新,我們可以看到,把一、二、三期凝匯在一塊,形成了它的一個居住物業、商業、酒店片區。雖然所有的業態進行了一個非常細化的分解,但是從它的整體形態的方面,我們還是引入了一些文化的內涵。因為我們覺得佛教還是一個宗教題材的文化,那么在里面要入地氣,要讓人不僅是觀光,要在這里面吃、住、行與購物,一動一靜都能感受到一種禪意的體現,所以在這個小鎮中整體的進行了文化規劃和業態規劃,文化與業態是完全融合在一起的。可以看到它的入口,它的山區禪修酒店,包括酒吧街,然后接下去就是山村的源頭、一些業態,可以看到整體是非常統一的,并不能從外形來完全去分解什么是居住版塊,什么是物業版塊。這是目前已經造完的實景,可以看到它的室內的設置,那么它可以進行各種度假業態的組合。

由于有了從一到三這樣一個過程,第二個就是目前我們在研究的曲阜的一個項目。曲阜大家都知道是孔子的故里。我們做的地方是在尼山,也是孔子的出生地,當前只有一個夫子洞的概念。如何將一個歷史文化景點轉化為儒家修學的圣地,這是我們提出的一個課題。我們可以看到它首先提出“世界的孔子、孔子的世界”這樣一個休閑產業度假園的概念。整體非常大,沿著湖區展開一個規劃。首先我們要做的是對原有景觀價值強力的提升,就相當于我們在靈山做了靈山梵宮,做了后續的一些項目。怎么樣把人吸引到這兒?感受到這兒的文化?那么它需要一個非常強有力的旅游的熱點。首先是對于夫子洞的提升,夫子洞是傳說中孔子出生的地方,我們對夫子洞進行了一些景觀的設置,然后創立了一個大型的叫“大學堂”的建筑,大學堂內大家可以進行學習儒學文化、講課這些方面的活動,所有的元素都是用傳統的元素和現代的空間以及互動活動的對應。它的室內設置都具有一定的特點,氣勢也非常恢弘,作為圖書館的概念來提升。

接下去我們又做了一些特色型的配套,就是魯源村。魯源村從它的歷史典故來說是孔子父親的出生地。在這里面我們將所有的入口區、包括它的商業區,然后接下去就是耕讀文化的物業區,以及它的酒店片區等等都做了一個統盤的考慮。我們深刻的吸收了孔子文化中耕讀文化的體驗,從它的酒店特色來說、物業特點來說,還有它的街道都充分的采用了這種特點。這是一個已建成的一個片區,可以看到它的酒店的大堂,它的客房區以及已建成一些樣板房的設置。它的所有的石材,包括它的一些窗、檐口、標示以及它的屋脊,都是充分的整合了尼山當地的民居的特點,并且它所有的材料都是采用的當地材料,包括所有的藝術品和加工品。當然我們還結合一些山東別的地方的民居的一些特點,可以看出總體來說還是一個原汁原味的,但是他的室內是非常時尚的。因為我們覺得所謂的時尚是我們現代人喜聞樂見的,并不是一定要去建一個仿古的,或者是完全去反應當地的文化,而是把現代人的生活、體驗融合在里面,這也是我們的一個目標。

第三個就是我們還引進了一些業態,這個就是修學區。因為所有的讀書人都是孔子的弟子,我們希望人們不僅在這里面呆上個一兩天三四天,如果加入一個修學的概念,作為所有的企業文化研發的基地、修學的中心,作為大學對儒家文化活躍的地方,作為我們中日韓所有區域學生都要進入并在這兒進行短期修學的地方,那么這里面的旅游價值可能大大的得到提升。因為跟山東省政府也進行了對接,可能從不遠的未來修學旅游將作為他們學生學業的一部分,這對這個片區業態設計也是非常好的一個支持。

另外我們在漢中接了一個新城。那么怎么樣把這個漢中新城轉化成國家級的漢文化旅游度假勝地,是我們面臨的新的課題。因為前面都是非常單一的一個景點,而這里我們面臨的是一個新城的開發。這里我們提出的就是把城市規劃、產業規劃和我們所要做的旅游規劃、文化規劃、生態規劃、社區規劃完全的融合在一塊兒。在核心區里面我們并不是重新的去開發,而是整合了它原來的城市公園的設置,另外結合了它的一條水系,形成了八大渡口,在所有的八大渡口里面設計了城市里的商業。在核心片區我們建立了一個漢文化的博物館,把城市會展功能、演出功能、城市展覽館功能以及它的餐飲的一些功能結合在里面。可以看到在核心區對于公園的改建,形成了“一池三山”這樣的整體形態,就是所有的建筑和山體結合在一起。

另外對于它的物業業態我們進行了漢人老家的設置。就是結合了我們漢地的一些民居的主體的風貌以及它的商業的風貌形成了幾大板塊作為一個物業片區。所有的建筑都是對于以前的文化的回憶,同時也有現代感的融入。

對于商業配套,我們剛才已經說了,就是渡口的片區。從規劃角度來說我們重新梳理了一條水系,在這里面設置了八大渡口,每個渡口是城市所具有的商業的社區配套,同時每個社區都是新和舊的互動,同時引入了每個渡口文化的原題。我們希望有不同才有特色,因為我們也覺得同質性沒有出路。

通過三個案例我們初步的想回應三個問題:如何將佛教的景區變成佛教文化的度假圣地,如何將孔子單一的文化景點轉化成儒家的修學圣地,又如何將新城轉化成旅游和城市公益統一的又得到當地居民喜愛的一個旅游度假圣地。非常好的是我們得到了幾個效果。第一個就是我們的靈山的拈花灣小鎮它的售價遠遠的超過了周邊樓盤的售價。孔子文化景點這一塊我們也得到了當地政府的一個大力的支持,成為了省里面的一號工程。漢宮新城已經成為了國家級的度假旅游圣地。所有這些我們覺得是研究文化、闡述文化并且把文化表現出來所帶來的一個高的附加值。

結合了以上的一些經驗,我們作一個初步經驗的分享。第一個我們覺得必須是不僅僅停留在作為一個建筑師的團隊,我必須了解各個行業包括從規劃、建筑、景觀,包括相關文化研究、商業策劃、室內設計、藝術等等,所以下面展示的就是我們的合作伙伴,我們是在上海同步設計、同步研究、同步論證,這樣一個步驟。第二個就是我們所有項目都是整合、創新的一個過程。作為我來說本身是做大型文化建筑的,但是自從做了旅游建筑來說,我們也存在了更多的研究文化,把文化變成一個創意建筑、創意空間,然后形成一個創意熱點這樣一個過程。所以剛才也就說了同質化是沒有出路的。每一個項目從規劃、建筑、景觀一直到最后哪怕標識、燈光、服務都是需要進行豐富的創新,從頭到尾的創新。第三個就是實施,我們覺得所有的作品不僅是要達到一般的完成度,更重要的是讓游客能夠得到一種完成新的體驗的一個過程。所以剛才也是說的不僅是完成,我們更多的是希望通過我們的作品獲得了一種不同一般的感受,得到游客的感動,然后他才會去接受你的文化、傳播你的文化,從短期的一個文化的一個瞻仰者變成一個文化的傳播者。最終他會樂意在這里休閑度假,甚至在這里旅居。”

<<上篇:
下篇:>>
大象彩票